闭锁病栋后篇前篇12全集动画游戏bt种子下载qvod快播在线观看

2012年1月26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我……无耻的回来类= =……嘛……这里的大家都不怎么认识类……所以需要认识下下……啊……至于之前认识的么,我为什么写短篇?因为接下来的长篇里木有AU(跪)

RAIN MAN

丽习惯小心翼翼地擦拭手术刀具。在他手中,它们仿佛成为了名贵的古玩。
刀子泛着优雅的寒光,正如丽绝美却冷若冰霜的眉眼。

“只有漂亮的刀才能做出漂亮的切口。”丽自言自语到。

丽给自己下的定义是,一个普通的医师,兢兢业业而又野心勃勃。
然而,有多少普通医师的家中能够存有凡高的真迹,胡夫金字塔中出土的法老面具,甚至在后院的草场上还停放着二战时期核潜艇的残骸。总之,在这里看到的东西,不是经受了千年风霜蚀刻的贵重中古就是远渡重洋而来的稀世珍品。

丽拥有这里的一切。
与其每天守着上百个空房间度日,丽索性将这里改造成了私人病院,让那些大大小小的仪器设备占据大部分空间,身兼院长医师护士数职。丽从不担心自己会劳累过度,毕竟能来到这里的人只是极少数。

暮色将整幢建筑拖入昏黄的深渊,手术刀的光点也随之殒灭。

“还好,天黑前还有时间到「NIL」小酌一杯。”

天又下雨了。

葵习惯独自撑伞穿过一条充斥着廉价香水味的后街,不用在东京繁忙的十字路口跟人摩肩接踵。
在被碰湿头发或者外衣之后的人们脸上挂着歉意或愤怒的表情,下一秒便往不同的方向四散离去,装做若无其事。比起看形形色色的人带着面具在身边匆匆穿行而过,无休止地欺骗自己和欺骗别人,葵更乐意同站在后街旁的妓女打招呼。

葵伸出手承接不顾矜持往下坠落的雨滴,嘴角漾起笑意。

“真好,今晚不是酸雨。”

伞很大,足够容纳两个人。然而,在这黑色的荫蔽下,一直都只有一个身影。

说是习惯独自撑伞,实际上是葵不愿意邀请别人走进这可以包容一切的黑色。尽管葵和各式各样的女医生、女护士、女病人有着暧昧不清的关系。

是的,葵是个不太正经的医生,主攻神经外科。总是以惊人速度和惊人语言发表学术论文,对外界一切评论都一笑置之。葵不喜欢那些同僚们,他们总是功利地玩弄着学术。

雨势在葵来到「NIL」门前时突然变大,街上的人群都开始踅进两旁的屋檐下。

“嘛,要是太冷胃会痛的。”

说着,葵收起伞走进了「NIL」。

葵没有固定常去的酒吧,因为葵不想和任何吧台上的人成为熟人,到最后总免不了要发生什么,然后不欢而散。

“SCORPION,不加冰谢谢。”

葵拿起杯子转身靠在吧台上,眯着眼用舌尖轻捻杯中暖色暧昧的液体。以前他从不这样喝酒,从不。

“我说,你象这样用眼角余光随便打量别人好么?”

葵厕身微笑着说,“这么说我有麻烦了,需要对你负责吗?”

对方摘下眼镜,纤长的指尖轻轻敲打着桌面,高傲的语调,“我可以从光学和医学心理学的角度演算给你看,需要么?”

葵凝望着对方深邃的琉璃色瞳仁,笑到,“那么容易生气可不好,瞳孔都有放大哦。”

“你懂医学?”
“凭什么这么说呢?”
“你身上有麻醉剂的味道,骗不了我。”
葵有些无奈地笑笑,“算是吧,有些人喜欢管我叫专家,但我只是个普通的医生罢了。”

“很好,你拿过几个博士学位?”对方显得有些咄咄逼人。

“嘛,应该是二十七个吧。”

听到这个回答后,对方自负却不失优雅地笑了。

“我也是二十七个,但是,我的下一个学位年内就可以拿到。”

葵微笑着默默听完这一切。有那么一秒钟,对方的脸被从吧台后伸出的手遮住,剩下眼睛的部分显露出一种幻灭的感觉。

“那么说你算是拥有二十七个半,很好你赢了,奖品就是我的名字,葵。”

“你……”听到这里,丽原本想说我不是这个意思,你这混蛋,奈何又与自己气质不符。
“所以赢了的人也该说出自己的名字,好让输的人记住他。”
“丽。”丽停止了用指尖敲击桌面的动作,“爷爷给取的。”
“我们的名字很登对不是么。好了,雨停了,回见。”说着那人慢慢踱出酒吧。

丽起初并不对那句“回见”有所反感。他看着葵离开的背影,下意识地咬了咬食指的指甲,直到看见葵留下的伞,才发现葵是个极其阴险的人——伞柄上贴了联系方式。

一周后丽拨通了葵的电话。
“喂,我是葵,请讲。”

“你那样做是想打我的主意么?”

“也许吧。”葵暗笑。

“起作用了。”

葵记下丽给的地址,挂断电话。不知是不是因为神经学者的关系,葵就是喜欢这种明目张胆勾引人的方式。

“你一个人住这么大的地方?”站在这好似博物馆的建筑里,葵起初觉得很不自在。
“自从二战后这里的基本格局就没有变过,现代的东西是我重新搬进来的,庄园是从爷爷那里继承的。你喝什么,咖啡还是软饮?”
“白水好了。就是给你取名字的爷爷?”
“恩,因为过意不去战争中获得的不义之财就开始行医济世。”

葵好象没有兴趣听别人闲话家常,丽看出了这一点,也就没再说下去。葵此时正在不断更换角度鉴赏墙上的一幅油画。

“你喜欢凡高?”葵问。
“还行,是个天才,就是……”丽停了一下,“太孤独了。”
“仿的不错,你画的?”
“被看出来了呢,别人看到了都说是真的。”
“功底不错,但是,缺少一样东西。”

“什么?”

“疼痛感。”

墙上挂的,正是那副被认为象征了凡高死亡的《麦田里的乌鸦》。

葵转身冲丽不怀好意地笑,“你打算什么时候给我你家的钥匙?”
“反正卧室在二楼,你从窗户进来就好。”

丽毫无防备地被压在壁橱上,葵盯住丽的眼睛。“这样真的好么,你这肉食动物。”
“难道你是吃素的?”丽笑着反问。

“你有试过在桌子上做吗?”葵凑近丽的耳畔。

“我拒绝。”

丽仰起头贴住葵的颈间,“你会弄坏我的范思哲瓷器的。”

于是丽第一次把别人领到二楼惟独没装监视器的那个房间,那个做什么都可以无所顾忌的房间。

丽一直在想,为什么葵每次来的时候天都在下雨。
难道是愚蠢到妄图以雨水的气味来掩盖自己身上女人的香水味?
不,这样才真正令人看不起。
丽从未向葵坦白,自己甚至能辨别出那味道是ADDICT还是OPIUM。原因就是丽认为自己可以对此侧目而视,可以简单快乐地和葵在一起。

丽不喜欢葵连续两三天不给自己短信,每次自己发信息过去询问,得到的回复都是“在工作。”
偶尔也会有这样的回复——
“在睡觉。”

“和谁?”

“一个人啊。”

“两个人才叫做睡觉,一个人那是休息。”

丽把葵的雨伞扔出去又捡回来,再扔出去再捡回来,循环往复。这倒不是丽想把伞扔掉而又舍不得扔掉,而是丽统计过,重复这样的动作三四十次,葵就会突然又出现在自己面前。
葵一进门就会扑到丽身上,涔湿的头发总有股雨水的气味,就象一层透明的皮肤,隔离空气,隔离嬉笑怒骂,隔绝温存。

“离我远点,雨男。”丽觉得,葵用来亲吻自己的唇是透明皮肤下的唇。

“你这样说,不怕造成两个人内心的创伤么,这种裂痕可是看不见的哟。”

“你的那些女人们才比较受伤吧?”用来拥抱自己的手也是皮肤下的手。

“她们啊,不过是病人罢了。”

“然后中了一种叫做葵的病毒。”丽试图捕捉葵瞳孔中任何一点色彩,不管是慌张,内疚,抑或是不屑,然而只是徒劳。

“哈哈,你知道么,对一个病人来说,听到的最好的话不是‘我爱你’,而是……”
葵牵起丽的手指啄吻了一下。

“‘你的肿瘤是良性的。’”

“一点都不好笑。”丽抽出手指。自己究竟在期待他说什么?

“嘛,好长时间不见呢,你的身体需要被检查一下,走吧让我们去‘检查室’。”

丽斜倚在枕上,看葵一支接一支地吸着烟。缕缕烟雾在空中绽成丝丝白羽,然后飘散成灰尘状的粒子,漂浮,旋转,最后消失。丽眨了眨眼以缓解因集中注意力而产生的酸痛感,就算是医生的肉眼始终也只有这种程度——对于那些抓不住的,永远无法洞穿。

“呐,从前你一个人生活的时候,快乐吗?”葵睁开眼,盯着天花板。

“……”

“告诉我,你快乐么?”

“你之前不也是一个人生活吗?”丽不喜欢这种盘问式的口气,不喜欢那层暧昧的透明皮肤。

“是呢。”葵吐出一个烟圈。一个人看书,一个人喝酒,一个人撑伞。“我可能要离开一阵子。”

等了半天却得不到回答,葵才发现,丽已经睡着了。

“所以你会继续快乐地生活。”葵笑笑,吻了吻丽的头发。

“我想我很快乐。”以至于葵离开的时候,丽还是这样说。

“你这样说,不怕造成两个人内心的创伤么,这种裂痕可是看不见的哟。”
……

丽小心收起画,给伤口做了简单处理,拿出藏在床边早已准备好的行囊,锁门上路。原来,自己早已习惯以同一种方式和同一个人亲WEN,拥抱。

葵被找到的时候,正站在麦田边惬意地吸着烟。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把眼前这番灿烂景象同“死”联系起来,惟独下雨的时候。那个时候,生命变得很轻,很轻,轻到只剩一层透明的皮肤,一触即破。葵在那时曾一心一意地想着“死”这件事。
黑色的伞,黑色的影,在人群中彳亍而行。「我夜夜游走,吸食那些与我擦肩而过的人们,而我的灵魂,早已同他的金发一起化为了灰烬。」

丽跑过来抱住自己,缠在手指上的纱布还有残余的血迹。

“医生,我好象得了一种病,在雨天的时候心里就会变的很难过。”

“傻瓜,我怎么可能治得好你。”葵笑着用手撩了撩丽的头发。连我自己都有这种病。

“所以要去我家的医院住院观察治疗。”

“可能会住很久哦。”

“多久?”

“谁知道呢。也许久到雨不再下,天不再哭吧。”

I still remember the day that we got lost in a rainy nigtht...

-THE END-

请自行使用破解版电驴搜索下载!找到后复制ed2k链接到剪贴板,即可使用迅雷等其他下载工具下载。


转载请注明来自:[Craigslist中文网站]http://craigslist.shandian.biz/189.html

  1. 荷兰网
    2015年2月26日15:46 | #1

    好文章,内容酣畅淋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