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恨钱伯斯,思科CEO2011年不堪回首

2011年12月28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导语:一年下来,硅谷大佬有人欢笑有人哭,向隅而泣的人当中自然少不了思科CEO约翰·钱伯斯(John Chambers)。美国科技博客BusinessInsider撰稿人朱莉·波特(Julie Bort)发表评论文章,细说钱伯斯及思科这不堪回首的2011年。

以下为文章全文:

思科CEO约翰·钱伯斯应该在暗自庆幸2011年终于快要结束了。

今年,他不得放缓收购的步伐,出售并关闭一些业务,见证到他领导的思科高层在管理策略方面的种种失败,还听到了无数让他“下课”的呼声。就算是平常文风比较温和的CNN Money也写下了:“人人都恨思科。”

思科管理到底有多糟糕?在这里,让我们快速回顾一下钱伯斯这麻烦缠身的一年。

1月,管理公司Boston Common Asset Management出售了手头拥有的绝大部分思科股份,共计16.7万股,并声称此举是出于对思科人权纪录的不满,该公司全年也正是因相关事宜而丑闻不断。

2月,思科麻烦愈演愈烈。奥本海默(Oppenheimer & Co)投资公司发布公告,直指思科在转换新产品的策略中“管理不善”。虽然思科随后便宣布第二季度业绩超出预期,但华尔街仍然不买账。因为很明显,该公司在转换新产品的同时却失去了其主打产品的优势和利润。第二天,股价应声下跌14%。

同月,思科提拔老臣加里·摩尔(Gary Moore)并将其任命为该公司有史以来第一任COO。钱伯斯一直希望贯彻并执行“高价附加战略”,但在2011年开始,对投资者来说这个计划看起来却很可笑。此外,钱伯斯将思科业务大幅度扩张到30多个领域,他还极力倡导所谓的“延伸市场”(market adjacencies)。摩尔走马上任可说是接手了一个烂摊子。

3月,钱伯斯做客CBS时事新闻栏目《60分钟》并接受该栏目记者莱斯利·斯塔尔(Lesley Stahl)采访。钱伯斯在节目中大力抨击美国税制,并要求美国应该让各公司将藏在海外的钱带回到本土,再给予免税待遇。斯塔尔反驳说,采用这些避税手段的公司肯定存在着重重黑幕(钱伯斯依然一意孤行,12月他仍在喋喋不休地恳求思科股东们上书国会议员,并许诺会大派股息作为好处)。

4月,钱伯斯砍掉Flip视频部门且裁掉550名员工,此举震惊整个科技界。2009年思科可耗费了将近6亿美元才将Flip制造商Pure Digital收归旗下。

还是这个月,钱伯斯被迫发出了一份备忘录,承认思科拓展到30多个无关其核心业务,也就是网络设备这一领域的策略确实“失掉了重点”。

5月,主张钱伯斯该“下课”的呼声不绝于耳,并引发共鸣。美国瑞穗证券(Mizuho Securities)分析师开始暗示思科可以开掉钱伯斯了。甚至还有另外一家投资公司雷诺(RJ Reynolds)建议,思科应该聘请前IBM CEO郭士纳(Lou Gerster)来引领该公司走出困境。

等到夏天时,思科管理局势益发紧张。钱伯斯承诺要缩减10亿美元开支,此后,思科员工、投资者、分析师和客户花了很长时间才适应了思科将要进行大裁员这个现实。果然,8月份钱伯斯大刀阔斧地裁掉了另外6500名员工,其中2100位员工实际上是被迫实施了提前退休的计划。

还是8月,思科将旗下墨西哥机顶盒制造工厂抛售给富士康,又减少了5000名员工。

9月,思科被人权法律基金会起诉,指控该公司涉嫌帮助某些国家政府追捕及虐待持不同政见者。12月,维权股东提交建议,称思科应该取消一些侵犯人权的行为。思科董事最终没有通过这项决议,但钱伯斯确实花了好长一段时间在该次会议上维护公司的人权记录。

但到了11月,投资者开始慢慢习惯了思科的表现。钱伯斯发布报告表示公司盈利比去年下降了7%,可第二天股票却微涨了一点点,投资者显然也预见并习惯了恶劣局势。

12月,钱伯斯仍在试图打造出一个合理的公司组织结构。思科对核心工程团队进行了重组,从竞争对手Juniper和合作伙伴VMware那里挖来了许多外部人才,并让他们承担起更多的责任。

尽管如此,麻烦不断的钱伯斯依然牢牢把持着思科,在担任董事长的同时还兼任CEO。显然,他认为自己还是这些职位的最佳人选。2011年,他发誓要坐稳思科江山三年。我们只能希望未来三年会比过去更好。


转载请注明来自:[Craigslist中文网站]http://craigslist.shandian.biz/165.html

分类: 天涯八卦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