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届中国传媒及网络价值峰会,议题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价值再现

2011年12月1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第二届中国传媒及网络价值峰会圆桌论坛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价值再现。作为圆桌论坛《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价值再现》对话嘉宾出席由上海市网宣办和人民网共同主办的“第二届中国传媒及网络价值峰会”。今年以来,人民网相继在全国举办了一系列影响巨大广受好评的高层论坛,为推动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主持人]:的确如此,随着技术的发展,原来媒体的理念和运作方式已经不适应新的发展要求,接下来我们要邀请一位专家给我们作演讲,有请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孟建教授。 [14:16]

[孟建]:各位下午好,抱歉的是没想到下午还是这样的形式,原来以为是围桌交流,所以我就没做PPT,非常抱歉。我今天给各位报告的题目也算是一个命题作文,就直奔我们论坛的主题,给大家谈一下关于中国传媒的国际化发展与网络社会价值的重构。 [14:16]

[孟建]:这是一个很大的题目,但是由于组委会希望有人能够讲讲这个题目,所以我尝试跟大家作一个交流。非常感谢这次对我的邀请,特别是人民网。 [14:17]

[孟建]:我记得我第一次到强国论坛去的时候,人民网在一个二层的铁皮楼里面,就像现在农民工住的地方,没想到今天开会的时候直播车都开过来了,当然我后面也去过好几次,所以今天能够组织这么一次论坛,而且每年都能办下去,我也很高兴,也能够调动新闻学院的各种资源来支持这个论坛。 [14:17]

[孟建]:第一个问题,和大家交流一下关于中国传媒的国际化发展问题。 [14:18]

[孟建]:中国传媒的发展是有很大的问题,我今天着重讲一下中国传媒的国际化发展。我想,中国的国际化传媒发展有这么三个方面是值得关注的: [14:18]

[孟建]:第一,高屋建瓴,软实力观念下的嬗变。当我们现在都在去研究十二五规划制定的时候,早在2008年,胡锦涛总书记视察中央电视台,祝贺中央台建台五十周年以后,国家就紧锣密鼓地在制定一个战略,这个战略是制定的2010年~2020年的国家传媒战略。 [14:19]

[孟建]:2009年,这个战略就开始逐步地实施。而且这样一个战略的实施是完全放在一个软实力(Soft power)背景下实施的。党的十七大其中有很多的亮点,一个重要的亮点就是把约瑟夫·奈的软实力观点原滋原味写进了党的报告。 [14:19]

[孟建]:中央电视台拍的一个大片,两次专程排放约瑟夫·奈,前一阵子瑟夫·奈到复旦大学来,我们也作了交流,他也对中国的软实力发展表示出惊诧,所以第一个问题我觉得是在软实力战略的观念下,我们开始实施一个重大的国家战略,这就是传播战略。 [14:20]

[孟建]:第二,辉煌的起跳。我国传播领域建设的辉煌起跳。当然我最近写了一篇文章,我以为这个文章发了就发表了,没想到前两天才收到,全文一字不落得到了传播。我用了一个题目,叫做《不信东风唤不回,关于我国传播力的最新思考》,做发表文章考虑的时候,肯定要考虑发表文章的可能性。 [14:21]

[孟建]:但实际上我今天在这儿讲的倒不一定用这么好听的词“不信东风唤不回”,我更愿意用“仿佛若有光”,经过一年的发展,这个战略的实施,比如说我们可以看到的,新华社的CNC,环球时报的英文版等等国家队的整体出击,都形成了相当好的态势。 [14:21]

[孟建]:而且这种态势给了我一个很诧异的回应,就是原本说中国的传播力建设这一二十年、二三十年不可能有重大突破的人,这其中有很多是我熟悉的海外学者,也非常惊诧地关注到这样一个问题。而且在有些重大事件当中,比如说菲律宾人质事件,又比如说波兰总统坠机事件当中,新华社CNC全方位出击,在全世界的报道当中不能说独占鳌头,起码显示了我们的影响力。 [14:22]

[孟建]:第三,中国传媒国际化的发展,我认为是国际传播策略的重大转型,那么我认为主要是这么几个方面: [14:23]

[孟建]:一是遵循着中国声音国际表达,媒体充满了“洋味”。你看这两年我们国际传播的报道明显出现了改观,学会来讲中国故事,赵启正先生写的书名我们大家都耳熟能详,他是要向世界来介绍中国,怎么讲好中国故事。 [14:23]

[孟建]:二是采取了一些国际报道的方法。这里面我就不细讲了,今天我们凤凰卫视的领导也在,在国际化方面凤凰卫视肯定是我们一个很好的榜样。 [14:23]

[孟建]:三是地方媒体参与国际化的竞争。这里面有很多的媒体,在国际化的策略方面,比如说像上海的东方卫视,特别像南方周报奥巴马的采访,都显示了地方媒体在这方面的能力。 [14:23]

[孟建]:第四,我觉得需要提高的是中国传媒的国际化拓展之路。我刚才说中国的传媒的国际化发展叫仿佛若有光,下一步的发展我认为有下面几点: [14:24]

[孟建]:一是要把公信力的报道作为塑造媒体形象的根本。最近中央很欣赏这么几句话:透明度决定公信力,公信力决定影响力,话语权决定主动权。我觉得这非常重要。 [14:24]

[孟建]:二是客观报道来塑造中国形象。比如说温总理剑桥访问的时候,也遭遇到了像小布什演讲时被扔鞋的尴尬。但是中央电视台在新闻联播当中就播出了这个新闻,而且时间还不短,播出以后根本没有产生负面的效应,我认为效果是非常得积极。 [14:25]

[孟建]:所以,当外国记者去采访温总理的时候,因为英国要起诉扔鞋者。温总理说的大意是这样的话:“外国有一句谚语:‘孩子犯错误,上帝都会原谅的。’中国有一句谚语:‘浪子回头金不换。’我看算了。”这样的客观报道来塑造中国形象,可惜这样的报道来太少。 [14:25]

[孟建]:综合我刚才谈的几个方面,我认为中国传媒的国际化发展这两年出现了很好的势头,值得关注。 [14:26]

[孟建]:第二个问题,谈一下网络价值的问题。 [14:26]

[孟建]:我用了一个网络社会价值重构。我不知道在座的学人们,听讲的朋友们,你们会怎么考虑这个问题。我也总以为研究传媒的人士对网络的研究应该是最为深刻的,但是从我的工作而言,特别是这两年到国外的访问而言,我突然发现,比如说以美国而言,我认为在美国研究网络最好的不是新闻传播学者,而是政治学者。 [14:26]

[孟建]:你看他们研究的论文和一般的新闻传播学者研究那绝对不在一个层面上。当年哈贝马斯提出了一个理论——公共空间理论,哈贝马斯就认为:要形成一个民主的、进步的公民社会,它必须要有两个前提:一是思想的自由市场,一是言论的自由市场。 [14:27]

[孟建]:处于他在的那个时代,他就提出了两个空间,很可能是最为主要的,一个是咖啡厅,在咖啡厅议事。第二个空间是Laby(宾馆议事厅),哈贝马斯的公共空间理论,他所期盼的这样一个理想的公共空间在当今世界,特别是在当今中国,不是在Laby,也不是在咖啡厅,而是在网络的空间实现了。 [14:28]

[孟建]:所以难怪政治学者们对这方面的研究为什么会比较深刻,因为它究其实质来说,网络发展虽然有其技术的逻辑,但是这个技术逻辑背后是一个民主政治发展的逻辑。所以,我认为像这样的一个问题,绝对不是一般的认识所能解决的。 [14:28]

[孟建]:当今时代,我们国内说是自媒体时代,人人都有麦克风,人人都是媒体的负责人。国外用了一个叫“社会媒体”,国外说是一个公民记者社会,你看它的价值取向,它主要指向了一个社会民主的进步问题。但是我丝毫不怀疑逻辑力量的作用,由此我就想到恩格斯所讲的:对一个问题的探讨应该以平行四边形合力的探讨作为研究的支点。 [14:29]

[孟建]:网络的出现,无疑使社会大大发展,所以网络的出现,我们甚至可以称之为“网络社会”,所以我从来不认为“网络是第四个媒体”是一个科学的命题。十多年前我在南京大学当新闻系系主任的时候,我们就有一个研究生写了一篇论文,这个研究生现在已经是美国大学里面的副教授,当时他的论文写作并没有达到一定的学术水准,但是我们给了他最高分 [14:30]

[孟建]:因为他专门去研究了这一个命题的学术来源,他上了联合国网站去寻找这个命题的踪迹,的确联合国曾经在网络初始阶段曾经使用过这样的提法,但现在不提了,为什么?网络不是和其它媒体一样平行的媒体,网络的出现消融了媒体的壁垒,网络的出现整合了媒体,网络本身就是一个社会,网络本身就是一个世界。所以,我们今天来讲网络社会,我觉得不过分。 [14:31]

[孟建]:处在这样一个网络社会中,各种人都有不同的评价,所以潘多拉的盒子打开以后,这个双刃剑就日益展现在我们的面前。那么网络价值的社会重构有四个方面值得我们考虑: [14:31]

[孟建]:第一个维度,发展。并不能因为网络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忽略网络的发展,我不研究法学,我们有老师专门研究新闻政策与法规,我曾经问过他:“为什么美国的互联网管理,发展了这么多年,法规发展如此之慢。”这是一个非常重视法规的国家,我记得最早出台的是关于儿童隐私的法规。 [14:32]

[孟建]:他说:“道理很简单,美国要在一个新的世界占领文化的制高点,如果用更多的法律法规限制它的话,会使美国失掉这个领地。”所以立法比较慢有其历史深层原因,这背后就是一个发展的主题。 [14:32]

[孟建]:所以在这方面,我认为我们国家总体把握的节奏还是可以的,包括实名制的问题,背后都凸显了一个主题,就是发展。如果中国在互联网发展过程当中,当中国赢得了这样的一个机会,获得了一个世界级循环的时候,在这个切口上不能够很好切入进去的话,中国无疑要失掉绝好的发展机会,所以发展是第一位的。 [14:32]

[孟建]:第二个维度,包容。毛泽东曾说过:“让人说话,天塌不下来。”邓小平同志更是说过:“一个共产主义的政党就怕听不到人民的声音。”从这一点来说,我们的网络发展,特别是人民网的发展凸显了这样一个时代的主题和精神,应该更多的包容,并不因为有那么多的网络乱象而失去了我们包容的心态,这才是一个大国,这才是一个民主开放的国家。 [14:33]

[孟建]:第三个维度,素养。在今天媒介素养的问题已经前所未有地放在了我们的面前。第一个国家重大项目就是我们新闻学院拿到的,我们拿到之后倾注了大量的气力,才发现媒介素养的教育是发达国家相当注重的一个领域。所以,现在所谓的网络很多乱象,我们假如说它是“乱象”的话,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我们媒介素养低下造成的。所以要建立网络社会的价值体系,素养一定要重视。 [14:34]

[孟建]:第四个维度,法制。素养的教育是自律的,法制是他律的,素养的教育是柔性的,法制是刚性的。值得注意的是去年人民日报环球时报做了一个“网络混乱迫使多国下重手”,调动了大量的记者对美国、德国、韩国、日本等一大批国家目前网络法制的动向做了全面的调查,这里头很多的调查和调查以后采取的行动是值得我们借鉴的。 [14:35]

[孟建]:比如说去年美国就在国会提出来,要像保护国家的国有资产一样保护互联网的空间,发生紧急情况的时候,总统有权关闭互联网。日本福冈大学教授佐藤真木提出来:“事实上互联网的绝对自由已经危害到国家的秩序,所有才有更多的国家针对自己的情况为互联网立法摆上了议事日程。”英国杂志更是危言耸听地提出来:我们今天担心的不是核武器要威胁世界,而是网络要威胁世界,所以管理网络是一个全球的行为。 [14:36]

[孟建]:当然,这不是为我们重新去管制互联网,很专制地去对待互联网,这是两码事,而是要更好地把互联网纳入国家发展的一个重大的战略来思考,谢谢大家


转载请注明来自:[Craigslist中文网站]http://craigslist.shandian.biz/117.html

分类: 天涯八卦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