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拍警方扫黄嫖客小姐组图,夜总会床上包厢裸体光屁股丢脸!

2011年12月1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7个月前,随着京城“天上人间”等4家豪华夜总会被查,一场浩大的扫黄风暴由京城席卷全国28个大中城市,继京、津、沪、渝、穗等城市后,西安也成为此场风暴中心。

今年五六月份西安扫黄开始,文艺南路的“天上人间”夜总会、西门外的“新今日”等夜总会以及南二环的“新维多利亚”洗浴场,因涉嫌色情服务先后受到严查,被责令停业整顿。

“以前严打时,都是躲一阵子就过去了,今年风声很紧,基本就没停过。”11月24日,在西安娱乐场摸爬滚打二十多年的一位资深人士,这样描述西安的扫黄风暴……

揭秘产业链

娱乐场所“小姐”虽多但并非正式员工

西安扫黄行动刚一开始,记者就对西安城区的一些夜总会、洗浴中心以及私人会所等进行了暗访,这期间,在娱乐场摸爬滚打二十多年、被圈内人称作“帅哥”的资深人士向记者揭秘了涉黄行业产业链。

运作模式:“妈咪”管“小姐”

“帅哥”称,“小姐”都不是娱乐场自己管理的,而是由手里掌握着“小姐”资源、本人并不是娱乐场所员工的“妈咪”管理。“‘妈咪’只是个称呼,并不全都是女性,很多男人也在做这个事,性质就像旧社会妓院里的老鸨。”“帅哥”说。

一般的模式是这样的:但凡有娱乐场所开业,“妈咪”就会主动找上门来,他们虽然不是娱乐场所的员工,但靠着手里的“小姐”资源,寄生在娱乐场所里,说好听就是挂靠。

娱乐场所一般不给“妈咪”酬劳,他们每月还要给挂靠的娱乐场所缴纳数千元管理费。在高档或大型娱乐场,一般最少会容留三四个“妈咪”,多的时候会达到七八个甚至十多个,在包间对熟客或大客户“推销”手下的“小姐”时,“妈咪”一般都自称是所在娱乐场的公关经理。生意做得好的“妈咪”,有时会在数个娱乐场挂靠。

一个“妈咪”的手头一般都有二三十个小姐,大多是熟人或老乡推荐的,有时“小姐”也会给“妈咪”带来“小姐”。“妈咪”之间竞争激烈,互挖“小姐”和客人是常有的事。

盈利模式:“妈咪”靠“提成”

“妈咪”的收入主要来自向“小姐”们收取的管理费(其实就是保护费)。“小姐”每次陪客,都由“妈咪”联系和分配,陪客时分为“平台”(即只陪酒陪唱歌陪聊天)和“高台”(除“平台”的“三陪”外还从事色情服务),而“妈咪”每次会向自己手下的“小姐”收取10元至30元的管理费。如果带20个“小姐”,一晚上就能收入600元,一个月收入则达上万元。

娱乐场所一般是不向“小姐”收取费用的,他们容留“小姐”,主要是因为她们出台时都会推销出去大量的酒水,娱乐场所赚的就是酒水费和包间费(按小时收费或买断)。

从业人员:以80后为主

据多名混迹于西安娱乐场所多年的资深人士介绍,西安市各种娱乐场所有1700多家,但取得合法手续的大众歌舞厅仅有40多家,夜总会、酒吧、私人会所等手续齐全的170多家,此行业鱼龙混杂。

混迹于其中的“小姐”们吃的都是“青春饭”,大多在20岁至28岁之间,以“八零后”为主力。“小姐”们大多数来自四川、甘肃、湖北、黑龙江等地农村,还有个别是陕西本地的失业妇女和女青年。

除了年轻女子外,做“小姐”的还有40岁出头的妇女,大多是失业的,有的白天在超市、酒店当售货员、服务员,晚上兼职出台,还有个别大学生晚上坐台当“小姐”。“小姐”们吃住自理,上班时多集中在休息厅等候“妈咪”前来召唤。

消费群体:主要分两个

而此行业的消费群体,根据消费场所的档次也有多种不同的“划分”:在“黑灯舞厅”、发廊、足浴等场所消费的,主要是普通市民和外来打工者,年龄以中年人为主,也有60多岁的独身老年人。

常在夜总会、私人会所、洗浴场接受性服务的,主要是一些企业老板、来西安考察或投资的外地商人,还有个别“手里有权”的人,年龄主要在30岁至50岁之间。一般来说,在高档娱乐场所,如果接受性服务,三四个人的消费就达数千甚至上万元。

混迹于其中的“小姐”们吃的都是“青春饭”,大多在20岁至28岁之间,以“八零后”为主力。“小姐”们大多数来自四川、甘肃、湖北、黑龙江等地农村,还有个别是陕西本地的失业妇女和女青年。除了年轻女子外,做“小姐”的还有40岁出头的妇女,大多是失业的,有的白天在超市、酒店当售货员、服务员,晚上兼职出台,还有个别大学生晚上坐台当“小姐”。“小姐”们吃住自理,上班时多集中在休息厅等候“妈咪”前来召唤。


转载请注明来自:[Craigslist中文网站]http://craigslist.shandian.biz/109.html

分类: 天涯八卦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