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朝鲜美女图片照片娶女人导游做老婆,走进真实的爱情故事

2011年12月1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北朝鲜女人是我们村子的第一个外国人,她是以六千块钱被卖给了村子中一个娶不到媳妇的大龄男人。

朝鲜女人有一个同大长今一样好听的名字——李英爱,可是乡亲们都叫她赖赖(我们那里的乡亲叫朝鲜人为高赖——高丽的谐音,一开始叫她高赖,后来索性就叫她赖赖了,不论大人小孩都是这么叫。)。

大一那年寒假,我第一次见到了她,看起来很娇小的一个朝鲜女人,长得还算好看,当时,她含糊地用有限的汉语和母亲说些什么。

听母亲说,二十八九的北朝鲜女人是被她表哥诱卖到中国的。北朝鲜女人说,北朝鲜的生活很苦,没有粮食,很多时候吃的是地瓜秧,她表哥说把她带到隔江的中国,给她找个开车的老公,过好生活,她高兴地同意了,于是,在表哥的带领下,在朝鲜士兵的枪杆子下,他们冒着生命危险从鸭绿江趟水到对岸的一个中国城市——延吉(吉林省延边自治州的州府),偷渡成功后,表哥把她“托付”给一个中国人,从那以后,她就再也没有见到她表哥,经过中国人贩子的几次倒手,她被卖到了我们村子——一个不算是偏僻的乡村。

到了我们村子,她见到了她的“司机”老公——一个近四十的中国乡村男人,在举目无亲路不识途的乡村,在可以暂时不劳动而可以填饱肚子的中国,北朝鲜女人留了下来——没有逃走,尽管后来她恍然大悟:表哥给自己找的“中国司机”是“赶牛车”的司机——自己是被卖到中国来的。简单的嫁娶仪式过后,北朝鲜女人顺从地开始了自己的中国生活。她开始学说汉语,而且最先学会的是她对自己男人的称呼——老公,在我们那个小乡村,她是唯一的一个叫自己男人为老公的女人。

男人买完北朝鲜女人,贫苦男人的积蓄所剩无几,生活穷困至极,于是,村子中的女人就新奇而善意地就接济他们,有的拿米,有的送菜,有的拣些自己不穿的衣服给北朝鲜女人。

一段时间过后,北朝鲜女人气色越发好了起来。母亲对她更为关照,经常接济她,所以,她很是乐意和母亲说话,还经常到我们家坐坐。她对母亲说,在中国吃的这些米饭,在北朝鲜,只有是过年的时候才可以吃到,母亲说,在这多好,赶上在你们那里天天过年了,她笑了。
第一次见到我时,她问母亲我是谁,母亲说我是一万(一万是乡亲们对我侄儿的叫法)他叔,她用生硬的汉语说不是,说一万地,眼睛那么地小,然后用手指指着我说:他地,眼睛那么大——不是一万地叔(北朝鲜女人汉语中的“的”无一例外地发音为“地”,经她这么一说,大家都乐了。

一个假期,她终于明白了我是一万的叔,她也开始用不熟练的汉语和我说话,我问她家在朝鲜的什么地方,她说了一个很生的地方,我问她上过学没有,在母亲的翻译下,她说是念到高中,我问她,在中国好,还是在朝鲜好,她说,在中国吃的好,就是没意思,在朝鲜,大家一起到工厂去工作,或者到地里去劳动,大家在一起干活很有意思。当电视上报道朝鲜的新闻时,金正日出现在画面上,她显得很兴奋,母亲故意说,你们国那官有什么好的,弄得你们连饭都吃不上,她马上用朝语说金正日的名字,用汉语说不是不是,她还认真地对母亲说,在朝鲜每户人家都在墙壁显眼的位置挂上金正日的画像,说到金正日时,北朝鲜女人有一种溢于言表的自豪,那种自豪就如同很多老人对毛主席的自豪。

寒假过去,我准备离家上学那天,天还没怎么亮,就听见有人叫门,北朝鲜女人用生生的汉语喊一万他奶,一万他奶……,母亲起来去给她开门,她在门口和母亲小声地说了一会儿就走了,原来是她拿来八块钱,说是要我上学路上花,那是她仅有的几块钱,后来被母亲推挡回去,母亲善意地说赖赖真是不知死活的鬼,自己还不知道怎么过呢,倒还想着别人。不过,这件事始终让我难以忘怀。(待续)

注:我尽最大的真实性来描述现今依然在故乡生活的那个北朝鲜女人和她的中国乡村生活,即使有人会据此非议我生活过的乡村,即使有人会因此断定我生活过的乡村的落后。在断定这是一种真实存在的生活,我抛舍整体的道德评价,而仅仅选取个体的生活原态加以表述——生活——难言的生活境遇,愿其可能!


转载请注明来自:[Craigslist中文网站]http://craigslist.shandian.biz/107.html

分类: 天涯八卦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